您当前的位置:东方都市网资讯正文

减少医疗事故从敬畏生命开始—董成福的离奇死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4-19

  2019年3月2号陕西省镇安县月河镇西川村四组村民董成福,因季节性感冒咳嗽到月河镇东川卫生院找夏礼宾医生看病,3月2日开始每天打吊针,辅助中药治疗,3月8号九点左右接受夏礼宾的针灸治疗,针灸后夏礼宾医生离开,五分钟后疼痛难忍,患者自己从病床挪到门口大声呼喊:我的儿啊,赶紧回来.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等儿子回来之后,看见的是口鼻流着鲜血的遗体。患者死亡八个小时之后,家属才看到病历。

  据家属反映,医院院长和主治医生夏礼宾没有针灸执业证书。镇安县专家给到家属的结果是:治疗无误,用药无误,抢救无误。结果是人死了。受害人平时身体健康,每年按时体检无任何重疾,却因为咳嗽,针灸治疗后,在东川卫生院中医管死亡。事情过去四十多天,涉事医院和主治医生还有相关监管部门没有给家属任何回复。

          月河镇位于镇安西北部,山大沟深,医疗条件落后,卫生院管理混乱, 医院管理体制漏洞大,医务人员治疗不合理,突发情况抢救不当造成董成福非正常死亡的悲剧。

  针对董成福的死亡,家属有以下几点疑惑:

   . 事件回顾

  我父亲原本身体状态良好,我们每年都给父亲体检,最近的一次是今年1月在镇安县中医院,当时状态良好;

  在3月8号之前在医院治疗过程中也身体良好,3月8号当天也是自己走去医院,当天也有多人看见我父亲(有视屏,遇到我父亲的人都能作证明);3月8号我父亲咨询有没有更好,效果好的治疗方案,夏礼宾医生推荐使用针灸加止咳贴治疗 ,在给我父亲做好针灸稍微调整治疗仪器就出去到另外一个房间去给别的病人诊断了,医生他自己出去之后,一共接待两个病人,第一个处理完之后时间在五到六分钟,第二个刚开始就听到隔壁病房我父亲大声呼救并伴随强烈疼痛感,这时他从隔壁病房赶来,我父亲已经疼痛难忍自己从病床挪到门口瘫倒在地,医生抱起我父亲,拔掉后背四根银针后拔掉其他部位银针开始抢救,同时他发现我父亲病情已经非常严重,呼叫王思佐医生来帮助抢救,从别的病房搬来氧气罐,同时大量医护人员来到现场,关闭房门开始抢救,直到11点28分院长出来问有没有家属,告知死亡。县救护车赶到,确认无生命体征后离开。

   . 家属疑问 :
1.主治医生夏礼宾有没有正规有效的证件证书 :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针灸职业资格证书(夏礼宾和院长都说没有,有录音为证)参加抢救的所有医护人员有没有护士资格证,护士执业证书,毕业证,等有效的证件?具备不具备医护资格?东川卫生院的中医管有没有手续?设备是否齐全?我们在3月8日晚上就提出了这些疑问,到目前为止我们也没有得到回复 ,夏礼宾没有给家属任何形式的道歉。我们觉得主治医生夏礼宾及医护人员有无证行医之嫌疑

  2. 病例有篡改的嫌疑 :我父亲死亡时间在2019年3月8日中午11点28分,直到当天晚上19点50分拿到病历资料复印件,实物封存。这期间有8个小时, 8 个小时病例发生过什么样的改变? (医院确认有规定,但没有告知没有履行,有录音为证。)我父亲的病例前后字迹不一样,化验单上有人冒充我父亲签名,病例上我父亲的年龄,还有住院的床位号等等都会弄错,夸大病情。我们当时提出这些问题,院方依然没有答复

  3. 医院未履行及时告知义务 。我父亲在3月2号办理了住院手续,医院给出的病历报告,已经非常严重,没有接受任何身体检查的情况下,是否适合针灸治疗?病历显示我父亲为住院,二级护理,可我父亲那天照常回家,而且没有及时告知家属我父亲的病情,也没有通知转院

  4.我父亲身体状况良好,每年体检,好好的人走去医院,不到两个小时就把命送到医院,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我父亲没有大病,没有做手术,忽然去世,事情过去 40 多天,医院还没有一个确切的解释

   . 现有结果 :

  1.前期经过调解,我们得到的结果是:治疗无误,用药无误,抢救无误。结果是我父亲死亡了。

  2.事发突然,家属非常悲痛,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合法公民,希望以知识分子用文化人的方式也是本着让我父亲早日入土为安的想法接受调解,东川卫生院赔偿我们家属人民币24万。

  3.当时承诺会尽快给我们处理结果,可四十多天过去了,依然没有 !

   . 家属诉求 :

  1.肯请相关监管部门检查夏礼宾作为主治医生的合法有效证件,包括医师资格证,医师职业证书,针灸执业资格证。检查当天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的相关证件,东川卫生院中医管的相关手续 。如果没有证件,就属于非法行医,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2.病例有篡改的嫌疑,烦请相关部门进入调查, 并告知家属。

  3.东川医院管理体制存在纰漏,没有及时告知家属我父亲的病情,也没有通知转院, 突发情况抢救是否得当?家属并不知情。

  4. 父亲去世了 40 多天,我们需要一个真相,需要一个说明。

  我相信每个人都是热爱生命而且敬畏生命的,我父亲也是的,生命是无价的。父亲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再也不可能回来了,作为儿子我们须要知道真相,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我恳请领导们重视,不要让类似我父亲的悲剧再次发生,我们会积极配合, 我们一定会保留诉讼的权利。

  我们将继续关注事件进展,还原事实真相,让逝者安息,生者释然。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