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东方都市网资讯正文

Therascience 德诺海科推出 HP幽必克-幽门螺杆菌治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0-07-23 17:57:37

 幽门螺杆菌是一种革兰氏阴性螺旋形细菌,能够在胃的酸性环境中存活并粘附在粘膜上。全球约有44亿幽门螺杆菌感染者,平均感染率为62.8%,中国感染率约50%(儿童为30%,主要是因为嘴对嘴喂食),感染人数高达7.68亿。世界卫生组织认为感染幽门螺杆菌是胃炎和功能性消化不良症状的主要原因。幽门螺杆菌可能是无症状的感染,约15-20%的感染者会出现症状,例如,胃炎或胃溃疡,甚至胃癌。

在2020的胃肠道问题的医学学术研讨会上,50多位法国的医学专家共聚一堂,探讨导致胃肠道疾病的原因,使用抗生素治疗过程中的副作用,如何用膳食补充剂 (complement alimentaire)解决一些长期性肠胃病带来的问题,如何减少用药,以及改善反复出现的症状。

A screenshot of a cell phoneDes<em></em>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幽门螺杆菌是一个医学界难题,2005年以来,医生普遍使用三联四联抗生素和有机酸抑制剂来治愈这种疾病。随着科学和医学的不断进步,以及临床经验的不断丰富,消化科专家发现,用有机酸和抗生素治疗幽门螺杆菌引起的胃病,会带来严重的副作用,同时会影响患者的日常生活质量。Therascience德诺海科的营养学家和消化科专家经过不懈的努力,研发出一款可消除幽门螺杆菌,同时避免服用抗生素的膳食补充剂,HP幽必克。

一群人站在屏幕前面描述已自动生成

屏幕上的男人描述已自动生成

在会上,Therascience 德诺海科消化系统方面的专家就消化系统的问题和生理营养补充进行了探讨。来自马赛的雅克巴瑟尔(Jacque bassier)医生首先介绍了人体消化道的构成:口腔、食道、胃、肠道、胰腺、肝脏,及各个器官的功能。马蒂妮科迪医生分享了胃酸返流为食道和胃部造成严重负担,甚至导致癌症的案例,提出用营养补充剂代替药物治疗胃酸返流。文森特雷诺(Vincent Renaud)医生分析了三种常见消化道疾病,即面筋不耐受、缺乏胃酸和幽门螺杆菌感染。根据不同情况,雷诺医生提出结合新产品的疗法。最后,安娜玛丽罗素教授(Anne Marie ROUSSEL) 结合不同的病例和治疗方案,提出通过不同生物活性成分控制消化道炎症,远离抗生素。

一群人在台上演讲描述已自动生成

一群人在餐厅里描述已自动生成

德诺海科

Therascience

HP 幽必克胶囊

HP幽必克胶囊是2020所有新产品中最亮眼的一款。

含4种专利成分,既能有效的聚合和排除幽门螺杆菌,保护胃黏膜细胞,缓解胃部疼痛,减轻胃部炎症,提高消化舒适,又不会像抗生素一样添加肠胃负担。

A close up of a bottleDes<em></em>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甘草黄酮专利

改善肠胃蠕动

充当肠胃保护剂

对抗幽门螺杆菌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罗伊氏乳杆菌专利

聚集并清除幽门螺杆菌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萝卜硫素专利

阻止胃粘膜中的脂质过氧化细胞保护作用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复合姜黄素专利

保护肠胃

消除炎症

代替抗生素

接下来的部分是分别介绍这4种专利的特色。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Gutgard甘草黄酮使用柔软独特的提取工艺进行提取,以捕获植物的生物活性类黄酮化学成分。

Gutgard被标准化为包含总黄酮含量(w / w)≥10%和甘草甜素≤0.5%,以避免不良副作用。已通过LC-MS等联用分析技术在Gutgard中鉴定出50多种类黄酮,其中包括异黄烷酮、黄酮类、查耳酮、异黄酮等。甘草黄酮已显示出对消化系统不适的有益活性。Gutgard已经过临床测试与安全测试。

Gutgard显示出比常规水基脱甘草酸(DGL)提取物更好的抗溃疡(内部报告)和抗幽门螺杆菌活性。由于类黄酮的浓缩特性,Gutgard的功效是常规水基脱甘草酸的10倍。

A close up of a mapDes<em></em>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50名消化不良和有胃灼烧感的患者(18-65岁)参与临床测试。每天在正餐后服用75 mg Gutgard或安慰剂。 服用Gutgard的受试者总症状减少51%,服用安慰剂的患者总症状仅减少29%。

A close up of a map

Des<em></em>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107名55岁以下患者参与了Gutgard和安慰剂的双盲测试。服用Gutgard的一组中,48%的受试者不再受到幽门螺杆菌困扰。而服用安慰剂的一组,仅有2%。A close up of a map

Des<em></em>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同一测试中,服用服用Gutgard的一组,受试者胃部幽门螺杆菌的载量减少41%。服用安慰剂的一组,仅减少11%。

Pylopass独特作用方式:Pylopass是罗伊氏乳杆菌专利,以高度针对性的方式帮助减少幽门螺杆菌在胃中的细菌负荷。 由于其分子形状,它通过与幽门螺杆菌形成共聚集体而起作用,有点像维可牢尼龙搭扣。 Pylopass表面的分子特别适合幽门螺杆菌表面的结构。共聚集仅取决于这些结构的机械结合。

聚合后,它通过消化道从体内排出,从而降低了幽门螺杆菌的水平(见图1、2、3和4)。 Pylopass可以承受胃的低pH值,因为它采用的机制不依赖于在胃环境中的存活。

图1:Pylopass上的表面结构包含粘附分子(形状像钩子,在这里显示为蓝色),可识别并粘附在幽门螺杆菌(红色)上的表面结构。通过这种方式,Pylopass与幽门螺杆菌形成了聚集体,然后整个聚集体通过消化道从体内排出。

图2:Pylopass(蓝)和幽门螺杆菌(红),通过扫描电子显微镜观察(放大11000倍)。 根据细菌或螺旋形状对图像进行着色以方便查看。

A picture co<em></em>ntaining cup, coffee, table, sitting

Des<em></em>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图3:肉眼可以清楚地看到Pylopass与幽门螺杆菌的共聚集。

A:H. pylori –透明液体

C:Pylopass–透明液体

B:幽门螺杆菌和Pylopass一起形成清晰可见的聚集体。

幽门螺杆菌被碘化己啶染色,为红色

Pylopass经过荧光染色,为绿色。

聚集体,在荧光显微镜下显示两种菌株的螯合。

图4:在人工胃液(pH 4)中Pylopass与幽门螺杆菌共聚集的显微分析(放大1000倍)

Pylopass临床测试

胃中幽门螺杆菌水平的降低已在四项独立发表的临床研究中得到证实。

在单盲和安慰剂对照的研究中,Holz等人研究了Pylopass在可检测到的幽门螺杆菌感染的健康受试者中的作用。

受试者每天服用相当于200毫克的Pylopass。

Pylopass治疗显着降低了13C尿素呼气试验(UBT)值,如图5所示。

A picture co<em></em>ntaining text, monitor, screen

Des<em></em>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图5:在三项不同的已发表研究中,补充Pylopass后,平均呼气测试值(13C-尿素呼气检测 UBT)显着下降。

Bordin等人的另一项研究表明幽门螺杆菌显着减少,并且25%的病例减少了炎症,如图5所示。此外,Bordin研究中50-75%的受试者报告其减少了。 经过Pylopass治疗后症状,进食后坠胀感和疼痛减轻。

Mehling和Busjahn进行的研究采用了安慰剂补充阶段,和Pylopass治疗阶段,受试者每天服用200 mg,分2次服用。

治疗结束后,Pylopass将UBT值降低了16%,如图6所示。Buckley等人采用了类似的补充方案,使UBT值降低了8%。

图6:在两项不同的研究中,与安慰剂相比,在补充Pylopass14天后(研究1)和28天(研究4)后,UBT值降低。

图7:在用Pylopass治疗14天和28天后症状减轻的受试者比例。

A close up of a logo

Des<em></em>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图8:使用13C尿素呼气试验(UBT)测量了Pylopass的效果。

13C尿素呼气试验是一种非侵入性的诊断方法,用于检测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水平。 它基于幽门螺杆菌使用脲酶将尿素转化为氨和二氧化碳的能力。患者摄入标记的尿素后(1),只有存在尿素酶和幽门螺杆菌时,尿素才会在胃中转化为* CO和NH(2)。 标记的* CO2被吸收到血液中并进入肺(3)。 然后将其呼出并通过呼吸样本进行量化(4)。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萝卜硫素 (Sulforaphane,1-异硫氰酸-4-甲磺酰基丁烷),由 “预防医学”先驱的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科大学的Paul Talalay博士于1992年发现。

THERASCIENCE实验室选择的西兰花提取物是获得专利的提取物:

Differend types of Microgreens

Sulfodyne。 西兰花发芽种子中提取的萝卜硫素,稳定且具有高生物利用度。

参加研究的受试者以双盲方式随机分为三组。最后,研究了33例幽门螺杆菌(+)BSES治疗受试者(A组),28例幽门螺杆菌(+)安慰剂受试者(B组)和28例幽门螺杆菌(-)BSES治疗受试者(C组)。幽门螺杆菌感染密度通过13C尿素呼气试验(UBT)间接定量,胃液抽吸物中的氨气浓度通过胃镜检查测量。通过酶联免疫吸附法测定了胃黏膜中的氧化损伤生物标志物丙二醛(MDA)和抗氧化剂生物标志物还原型谷胱甘肽(GSH)。

BSES不能抑制幽门螺杆菌的感染密度。但是,BSES阻止了胃粘膜中的脂质过氧化,并且可能在幽门螺杆菌诱导的胃炎中起细胞保护作用。

A close up of a mapDes<em></em>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每组治疗前后胃黏膜组织中丙二醛(MDA)浓度的比较。补充萝卜硫素(BSES)与治疗前相比,A组的粘膜MDA浓度显着降低(p = 0.006)。 此外,无论幽门螺杆菌感染状况如何,所有BSES治疗受试者(A + C组)的MDA浓度均显着降低(p<0.001)。

如图片无法显示,请刷新页面

姜黄素之所以具有抗溃疡的作用,取决于抗氧化及螫合自由基的作用。

小鼠实验中发现,姜黄素能抗幽门螺旋杆菌感染并修复被伤害的胃黏膜,而2010年人体随机双盲研究显示,每天三餐服用700毫克的姜黄并无法像传统抗生素治疗(奥美拉唑、阿莫西林和甲硝唑)有效根除胃幽门螺旋杆菌,但服用姜黄后症状缓解。

小鼠研究中发现,姜黄素可能预防消炎止痛药造成的胃溃疡,主要是因为姜黄素可以抑制COX-2及TXA2活性,但不影响COX-1活性,所以具有抗发炎的作用,并且不影响胃黏膜的分泌。研究发现姜黄粉能增加胃黏蛋白的分泌,显示其可能具胃保护作用。

THERASCIENCE实验室将生姜提取物与姜黄素相结合,比标准姜黄提取物的生物利用度高270倍,最佳效率和耐受性的比例为1/1。 Curcussentiel专利结合了100%植物技术微胶囊化的姜黄提取物,以及胡芦巴中提取的半乳甘露聚糖的可溶性纤维。

·高浓度:35%姜黄素

·摄入后24小时血浆单位姜黄浓度维持平衡 

·优异的血脑屏障的渗透性

手机屏幕的截图

描述已自动生成

后记

在服用德诺海科Therascience幽必克胶囊的同时也需要养成好习惯,远离幽门螺杆菌:

1.饭前便后洗手:洗手应着重清理手心、手背和指尖缝隙,不要给幽门螺杆菌机会。

2.食物要经过高温:幽门螺杆菌有个弱点,就是不耐热,水要烧开才能喝,肉要做熟才能吃,牛奶要消毒才能饮用。

3.少刺激胃:少吃刺激性食物,忌烟酒。

4.建议分餐:家里有感染患者应选择使用公筷,直至其完全治愈。

5.禁止口对口喂食:一定要避免给孩子口对口喂食。

6.牙具定期换:建议使用一段时间漱口水和抑菌牙膏,缓解口腔炎症,牙刷三个月换一次。

文献资料:

1.Puram S, Suh HC, Kim SU, Bharathi B, Joshua AJ, Amit A, Venkatesh K. Effect of Gutgard in the management  of Helicobacter pylori: a randomized double placebo controlled study. 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2013, Article ID 263805, 8 pages, 2013. doi.org/10.1155/2013/263805. Gutgard在幽门螺杆菌治疗中的作用

2、Raveendra KR, Jayachandra, Srinivasa V, Sushma KR, Allan, Goudar KS, Shivaprasad HN, Venkateshwarlu K,  Geetharani P, Sushma G, Agarwal A. An extract of Glycyrrhiza glabra (Gutgard) alleviates symptoms of  functional dyspepsia: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2012, Article ID 216970, 9 pages, 2012. doi:10.1155/2012/216970. 甘草提取物(Gutgard)减轻功能性消化不良的症状

3、Sasikumar M, Chandrasekaran CV, Bharathi B, Ramanaiah I, Deepak M. Effect of flavonoid rich root extract of  Glycyrrhiza glabra on gastric emptying and gastrointestinal transit in albino Wistar rats. SOJ Pharmacy &  Pharmaceutical Sciences 2017, 4(2): 1-4. 甘草黄酮丰富根提取物对大白鼠胃排空和胃肠道运输的影响。

4、Asha MK, Debraj D, Dethe S, Bhaskar A, Muruganantham N, Deepak M. Effect of flavonoid-rich extract of  Glycyrrhiza glabra on gut-friendly microorganisms, commercial probiotic preparations, and digestive  enzymes. Journal of Dietary Supplements 2017, 14(3): 323-333. 甘草中富含类黄酮的提取物对肠道友好型微生物,益生菌制剂和消化酶的影响

5、Asha MK, Debraj D, Prashanth D, Edwin JR, Srikanth HS, Muruganantham N, Dethe SM, Anirban B, Jaya B,  Deepak M, Agarwal A. In vitro anti-Helicobacter pylori activity of a flavonoid rich extract of Glycyrrhiza glabra  and its probable mechanisms of action.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2013, 145(2): 581-586. 甘草类黄酮丰富提取物的体外抗幽门螺杆菌活性及其可能的作用机理

6、Mukherjee M, Bhaskaran N, Srinath R, Shivaprasad HN, Allan JJ, Shekhar D, Amit A. Anti-ulcer and  antioxidant activity of Gutgard. India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Biology 2010, 48(3): 269-274.

7、Thiyagarajan P, Chandrasekaran CV, Deepak HB, Agarwal A. Modulation of lipopolysaccharide-induced pro-inflammatory mediators by an extractof Glycyrrhiza glabra and its phytoconstituents. Inflammopharmacology. 2011, 19(4): 235-241. Gutgard的抗溃疡和抗氧化活性

8、Chandrasekaran CV, Deepak HB, Thiyagarajan P, Kathiresan S, Sangli GK, Deepak M, Agarwal A. Dual inhibitory effect of Glycyrrhiza glabra (GutGard) on COX and LOX products. Phytomedicine 2011, 18(4):  278-284. 甘草(GutGard)对COX和LOX产品的双重抑制作用

9、Chandrasekaran CV, Sundarajan K, Gupta A, Srikanth HS, Edwin J, Agarwal A. evaluation of the genotoxic potential of standardized extract of Glycyrrhiza glabra (Gutgard). Regulatory Toxicology and Pharmacology  2011, 61(3): 373-380. 评估甘草标准化提取物(Gutgard)的遗传毒性潜力 

10.Mehling H & Busjahn A. (2013) Non-viable Lactobacillus reuteri DSMZ 17648  (Pylopass) as a new approach to Helicobacter pylori control. Nutrients 5: 3062–3073 罗伊氏乳杆菌(Pylopass)作为幽门螺杆菌控制的新方法

11.Holz C et al. (2014) Significant reduction in Helicobacter pylori load in humans with  non-viable Lactobacillus reuteri DSM17648: A pilot study. Probiotics & Antimicro.  Prot. 7: 91–100 罗伊氏乳杆菌使人的幽门螺杆菌负荷显着降低

12.Bordin DS et al. (2016) Efficacy and safety of Lactobacillus reuteri DSMZ 17648 in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with no indication for absolute eradication therapy.  Therapist 5: 罗伊氏乳杆菌在幽门螺杆菌感染中的疗效和安全性,无绝对根除疗法的指征

13.Buckley M et al. (2018) The effect of Lactobacillus reuteri supplementation in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a placebo-controlled, single-blind study BMC Nutrition  (2018) 4:48 补充罗伊氏乳杆菌在幽门螺杆菌感染中的作用

14.J. W. Fahey, K. K. Stephenson, K. L. Wade, and P. Talalay, “Urease from Helicobacter pylori is inactivated by sulforaphane and other isothiocyanates,” Biochemical and Biophysical Research Communications, vol. 435, no. 1, pp. 1–7, 2013. 幽门螺杆菌被萝卜硫素和其他异硫氰酸盐通过激活脲酶灭活

15.Young Woon Chang, Jae Young Jang. “The Effects of Broccoli Sprout Extract Containing Sulforaphane on Lipid Peroxidation and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in the Gastric Mucosa”. Gut Liver. 2015 Jul;9(4):486-93. doi: 10.5009/gnl14040. 含萝卜硫素的西兰花新芽提取物对胃黏膜脂质过氧化和幽门螺杆菌感染的影响 

16.Enhanced bioavailability and relative distribution of free (unconjugated) curcuminoids following the oral administration of a food-grade formulation with fenugreek dietary fibre: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crossover study KUMAR , Journal of Functional Foods 22:578-587 · April 2016 口服葫芦巴膳食纤维食品级制剂后,游离姜黄素类化合物的生物利用度和相对分布得到增强

17.An enhanced bioavailable formulation of curcumin using fenugreek-derived soluble dietary fibre al. 2012. J. Functional Food, 4, 348-357 胡芦巴衍生的可溶性膳食纤维增强的姜黄素生物利用度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